《孤兒怨2》劇中尪防疫包緊緊 茱莉亞認不出未演先開罵


《孤兒怨2》劇中尪防疫包緊緊 茱莉亞認不出未演先開罵
魔法少女翔

茱莉亞在片場清洗血漿,模樣逗趣。(摘自missjuliastiles IG)

这座公园动物多多 长颈鹿、大白鹅好逼真

茱莉亞在片場大部分時間都戴着面罩防疫。(摘自missjuliastiles IG)

茱莉亞(右)一度將片中老公羅希夫誤認爲小偷,是拍片防疫的小插曲。(摘自IMDB)

導演威廉在片場包得密不透風。(摘自WilliamBrentBell IG)

經典驚悚電影《孤兒怨》時隔13年,終於推出續集《孤兒怨2:最黑暗的過去》,雖爲續集實則是前傳,講述極度暴力的女主角艾絲特逃出精神病院,再度以兒童外表,潛入有錢人家想博取關愛,但卻迎來更爲黑暗、血腥的過往。

整部電影在2020年11月開拍,正值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前期,飾演母親的茱莉亞史緹爾(Julia Stiles)說,接拍《孤兒怨2》是疫情期間第1次回到工作崗位,她不諱言自己戒慎恐懼,甚至變得神經質。她分享剛到溫尼伯進行拍攝時,整個城市進入「紅色警戒」封城中,所有的商店都關閉,只能待在公寓上網訂購食物、雜貨。

當時她帶着兒子下樓領訂購的包裹,發現一個戴着口罩的男子試圖偷走包裹,她神經質的大喊:「抱歉,東西是我的。」對方趕緊收手離開,她還氣得在兒子面前大罵:「真是個混蛋。」

隔天正式拍攝時,大家仍戴着口罩,但她一眼就認出偷包裹的傢伙,沒想到竟是將與她演夫妻的男演員羅希夫蘇德蘭(Rossif Sutherland),她笑道:「這很尷尬但也很有趣,我心想你幹嘛不自我介紹,但後來我們變得友好,合作也很有默契。」

導演威廉布倫特貝爾(William Brent Bell)也分享因爲拍攝時還沒有疫苗,劇組嚴格控管,除了主要演員,每個人都得戴上護目鏡和口罩,連吃飯的桌子都有40英尺長,得以和演員們分頭坐。

因爲包得密不透風,威廉在執導時,大家都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,讓拍戲過程有些困難,直到殺青前的最後1小時,他纔敢在工作人員面前摘下面罩,他打趣說:「那是第1次有人看到我的臉。這很奇怪,我們經歷了一部完整電影的相處時間,但彼此都不確定對方的長相。」

法务部执行署全国大拍卖 今国库进帐2.3亿再创绩效高峰

威廉在第1集的盛譽下,接下第2集的執導筒,坦言壓力很大,「我非常努力去嘗試這部電影,尤其是在考慮到粉絲的情況下。」茱莉亞雖然答應接演,但笑說自己其實很窩囊,根本不太敢看驚悚恐怖片,會接演完全是因爲劇情精彩的大反轉,「這真的很厲害,所以我想成爲電影的一部分。」

茱莉亞在片中飾演的母親,爲了保護家人與艾絲特諜對諜,行爲極爲瘋狂,與艾絲特不相上下,威廉對她讚譽有加,「她是個了不起的演員,她可以把一個很荒謬的場景成真,且演得相當真實。」

静宜盖夏图书馆秀创意 推地方神酱与漫慢台中动漫双联展

《半导体》下半年恢复业绩动能 千金股力旺秒填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