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政者 除弊興利而已


善政者 除弊興利而已

(圖/桃園市新聞處提供)

2022選舉,國民黨大獲全勝,但衆所周知,這並非臺灣民衆真的支持國民黨,而是太痛厭民進黨的倒行逆施,雅不願整個國家再爲其所操控、把持,故寧可兩害相權取其輕,轉而票投國民黨、民衆黨。

民進黨地方施政者,少則八年,最害怕的就是隱藏在這些金鑲玉嵌後的劣跡,因此,在選前挾持各種行政、司法、網軍之力,大力抨擊對手,必欲置之於死地,企圖扭轉大局,高虹安的莫名指控,在競選期間就已紛然淆亂,而選後仍然步步進逼,就是最顯豁的例子。 張善政出馬競選桃園市長,所遭受到的無理性的攻擊,如所謂的「抄襲」、「違約」案,也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藍綠陣營,相互提出各種控訴。據如今已經初現端倪的弊案,如運動中心豆腐渣工程、總圖書館發包、遊艇碼頭荒廢、景雲計劃龐大經費……,早已甚囂於衆口,政黨既經輪替,則大家也莫不期望張善政能大刀闊斧,斬經斷脈,將一應民衆的疑惑,一舉加以澄清。

桃園市民對張善政的期望,其實也無非就是「善政」二字。善政者,民之所以仰望終身也,而其道,則唯在「除弊興利」四字而已。「興利」是必須徐圖進展,才能步步到位的;而「除弊」則是可以劍及履及、立竿見影的。因此,衆人對「除弊」二字,顯然更迫切於「興利」。

突击莉莉 League of Gardens -full bloom-

但是,張善政甫一就任,起手式就是向民進黨遞出橄欖枝,不但對「弊案」之事,隻字不提,反而盛讚鄭文燦對桃園市的「貢獻」,更宣佈一舉撤銷選舉期間的各項控訴。這就不免讓人懷疑,當初的提告,是否只是虛張聲勢的選舉手段,目的只在當選,爲國民黨收復失地,而並非真正想爲桃園市民謀福利,這就不免令人大失所望了。

張善政可能是爲維持政壇的和諧起見,不欲另生波折,自有其學者的氣度與風範,但此事攸關桃園市民的莫大福祉,如果輕輕放縱,不但就等如姑息養奸,更將啓人疑竇,政黨輪替,不過就是換一個人沆瀣於其中而已,這對張善政、對國民黨,其實都是一種莫大的傷害。

《光电股》亿光营运稳健 法人升价

「宜將剩勇追窮寇,不可沽名學霸王」,國民黨還有2024一場艱困的戰役必須面對,光是守住莒城與即墨,而不思乘勝追擊,其實就是宋襄公的婦人之仁,一旦等到民進黨臥薪嚐膽,藉勢而起之後,恐怕會連桃園市都守不住,更遑論做田單了,此其貽患之大,是可想而知的。想當初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,就是對高雄市的「弊案」,隻字不提,更未有若何舉措,而民進黨休養生息,罷免一出,遂兵敗如山倒,這是最切近的前車之鑑啊!

天龍 八 部 劇情

善政,不是委曲優容,與「人」爲善,而是與「民」爲善,示好於鄭文燦一「人」,而忽略了「民」之所欲、「民」之所惡,張善政在這點上恐怕是連高虹安都比不上的,還能帶給人民多少期望呢?當初柯文哲甫就任臺北市長,雷厲風行,一舉宣誓追查「五大弊案」,雖然有些操之過急,卻也一時人心振奮,五大弊案最終雖未能一一揭弊,而其勇於任事、爲民除弊的決心,卻也顯豁無遺。

張善政可以更加審慎,擺脫成見,一切以法律爲依據,勿縱勿枉,但是「除弊」的決心,是絕對不可少的。可惜的是,其起手式的「和稀泥」舉措,一意息事寧人,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,恐怕是會「自貽伊戚」的。

(作者爲退休大學教授)

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喜剧
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小說

極品捉鬼系統 小說

《国际经济》押联准会「收山」 高盛下修美衰退机率